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期货

香港立法会议员奶粉限购是短期政策随时可以

2018-08-23 17:43:04

香港立法会议员:奶粉限购是短期政策 随时可以取消

全国人大代表、香港立法会议员田北辰:

奶粉限购是短期政策,随时可以取消

宋江云;陈大雪

1月30日,香港新民党常务副主席、立法会议员田北辰在其个人官方站发表文章,建议将奶粉列为储备商品,根据《储备商品条例》,限制本地奶粉出境数量,确保港人有足够奶粉供应。

在上述文章中,田北辰直陈水货客是走私行为。他认为走私困扰多时,核心原因是负责执法的内地海关与掌握入境人士资料的出入境边防部门割裂,“海关看货不看人,边防看人不看货”。

此次“两会”之际,田北辰也向全国人大提交了有关建议,“促请内地海关与边防互通资料加强执法,堵截携带奶粉水货客”。

3月4日,田北辰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就香港奶粉限购新法接受了本报独家专访。

奶粉限购是短期政策

《21世纪》:您作为香港立法会议员,能否介绍下此次新法修订的过程呢?

田北辰:(奶粉)这个问题持续很长一段时间,香港特区政府不知道采取什么行动,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曾在政府内担任高级别官员,我们在讨论的时候知道香港有商品储备条例,有些商品自由市场的运作,已经失效了,短期之内供应跟需求不平衡,炒卖活动很厉害,就害怕这东西没有了,这种情况下就要管制了。

香港这么多年来,储备商品到今天仅有一种就是米,大米还是管制的,进出口、卖价各方面(都有管制),因为这对民生太重要了。曾经还有另外两种物品也管过,但后来放开了。

所以,我们的新领导觉得做储备商品是个有效的方法,去管奶粉,这是很严格的,要花很多人力物力,要下很多工夫。通常他们这样做应该是个长期的措施。

但我们觉得奶粉有些不同,是不是中国的人民永远都不相信大陆的奶粉呢?假如国家这几年在这方面做得好,中国人民也不需要买外国的奶粉了。所以这不应该是一个长期需要处理的问题,所以香港特区政府就觉得管住出口就好了。

现在的管制也不一定管制多少年,得看看情况怎么样,随时可以取消的。

惩罚基于储备商品惩罚规定

《21世纪》:50万罚款及两年监禁的惩罚是在什么基础上做出的?

田北辰:为什么罚50万元和两年监禁呢?因为这就是储备商品的惩罚规定,所以他们就用了这个处罚条例,是这样来的。

另外,你可能也会问这个罚则为什么这么重?

《21世纪》:对。

田北辰:我们很高兴,梁振英这届政府比较主动,以前曾荫权那届政府,第二任行政长官曾荫权本身信奉自由市场,什么都不想干预。所以只要他还在,恐怕这个法律就不会通过。

当然也不是全是他不好,假如什么都干预的话,香港自由经济声誉就会受损,曾荫权实际上对这个声誉是站在长远的角度考虑的。原来香港什么都不限制,今天是奶粉,可能明天就是汽车,后年就是,怎么知道什么时候管什么时候不管呢,突然之间管制怎么办?

《21世纪》:在立法会审议的时候有过辩论?

田北辰:有。

《21世纪》:经过了几轮辩论?在立法会有无分歧呢?

田北辰:这次的辩论不是很强烈,因为水货客太过分了,而且反对的声音太强了,强到连立法会里守护自由市场的这些人也不敢发太多声音了。但从经商贸易来讲,怎么受管制?刚刚进了一大批货,你说不准出口怎么办?他们也有这样的讨论,但是这次我觉得这样的处理是得当的。

《21世纪》:是由立法会取消吗?

田北辰:现在政府这样拿出来我们批,一段时间之后没有税了可以取消掉的,也不会永远都是这样,可能有一天中国大陆的人民不需要买外国奶粉了,也可以取消。

限制出口的好处就是它随时可以取消,弄储备商品就不是一两个月有,很快就没有了。所以香港特区政府没有将它立为储备商品,这个政策一定不会是个很长期的政策。

《21世纪》:对于坚持捍卫自由市场的人来说,这会对香港自由港的国际声誉有影响吧。

田北辰:当然了,所有的政策都一定有好的和不好的一面,哪有一个政策完全是正面没有负面的(影响)?如果有这样的政策,问

题就不会存在了,有时候要立法,有时候不需要立法,有些时间要松、有些时间要紧,就是这么简单。

《21世纪》:你个人觉得限购奶粉会对自由港的声誉有影响吗?

田北辰:一点都没有,因为它是个很小的类别,对我们整体的经济是个很小的部分,它不是个影响所有人的东西,而且也是某些人很需要的东西。所以为什么我说必须就是这个意思。没有孩子的不关你事,你有孩子就没有选择,就一定要去排队,那么你就奇怪了,我生个孩子出来买奶粉为什么要排队排三天?不合理嘛,很多东西有代替品,而奶粉属于不可替代的。

《21世纪》:您的立场是很鲜明的,要维护港人的权益,这样的主张是出于何种考量?

田北辰:我们的主张就是维护三方面利益:第一是港民。第二是国家税收,这些东西都应该是收税的,这些水货客导致国家流失了很多税,我们是帮国家征回这些税,所以我们不光是为了港人。第三,对于别的人,水货客在边境也是很麻烦的,香港已经吵了很久了,就算没有孩子,不买奶粉,但是每次过境他们还是拿那么多东西,这是很大的问题。我们火车上没有位置,很多通道全部堵了。

《21世纪》:与奶粉类似的,港人还面临房产、其它生活用品、双非等等与内地之间的“冲突”,为什么单单只在奶粉这个问题上会专门修订法例呢?

田北辰:双非、房产,这些完全不同,因为这是人的基本权利,双非的小孩是有权利在香港念书的。外面的人来香港买房子,从来都是允许的,因为我们香港人到别的地方买房子也是这样子的。这个层面是跟奶粉完全不同的,奶粉是做生意的人在炒作,不同于普通的炒卖。双非的小孩在香港念书,这是他们的基本权利,大陆人民的基本权利不是买便宜奶粉

香港立法会议员奶粉限购是短期政策随时可以

,而是应该买付了税之后的奶粉。

堵截水货客

《21世纪》:您对水货集团的治理,有什么建议?

田北辰:长远来讲水货永远是有的,电子产品、化妆品、奶粉,什么东西都可以做水货,水货本身没有犯法,但是它过境的时候虚报就犯法了。

今天中国的边防跟海关是不同部门,他们的资料根本不相互联。香港跟很多地方边防跟海关是连通的。

中国内地两个部门信息是不连通的,海关根本就没有边防资料。比如说你去外国,很多时候边防他戴的就是海关的帽子,很多时候我们去外国,他会问你很多问题,问了之后在你这里做个记号,他通过这个记号查你的东西,外国很多国家都是这样子的。就是他边防的时候看你来了多少次,看你怎么回答问题,他看你带这些东西来做个记号。所以外国他们这样合作是很好的,而中国从来没有这样过,边防主要是看你的人不看你的货,跟我有什么关系?海关看货不看人,就有了这个问题。

《21世纪》:如果联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田北辰:嗯。所以我的建议很简单的,所有的人过了边防之后,看拿很多很多东西的,全部让他们去排队,首先分流、检查,将这些人分流分两组,一组是没有带很多东西的,一组是带很多东西的。

香港每天有60万人过边防,根本不可能一一询问,拿证件在电脑上刷一下,看一天去了多少次,这个星期来了几次,假如几个月都没来就不理你了,拿很少东西的你走,拿很多东西的来这里查,如果昨天、前天都来过,就对你做记录了,做了记录他明天怎么还能来啊?这样做的话就没有可能了,现在就是没有这样的渠道去执法。

《21世纪》:您赞成限制“一签多行”的政策吗?

田北辰:这个限制根本解决不了现在的问题,为什么?我们有数字显示,有100个水客,其实有60个人是香港人,所以取消“一签多行”根本打击不到这60个香港人,因为“一签多行”的限制是针对内地人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