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股

超七成被调查者称海南最严限价令没用

2018-10-25 19:06:42

超七成被调查者称海南最严限价令没用

因担心“被宰”拒绝节日旅游

□精确报道

本报赵丽

“原则上旅游饭店标准间客房最高限价为5000元/间/天”。

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字,陈凡笑着说:“能管用吗?”

“3年前,我和家人一行10人前往海南三亚度假,当时还是包了团,不仅遭遇房费就地起价,吃的玩的都比计划消费翻了两倍。”陈凡告诉,按去年的行情,10个人在海南过一个春节少说也要10万元。

陈凡的遭遇并非个例。近年来,春节旅游中的“宰客”行为已经影响到国内假日旅游的发展。在《法制》视点部与搜狐联合进行的调查中,1326名被调查者中有81.77%的人表示因为考虑将可能出现“天价宰客”而选择节日不出游。

正因如此,针对今年元旦春节期间的旅游市场价格,海南省推出了多项限价令。此令一出,即被媒体称为“史上最严”。海南省物价局称,2013年春节期间全省各类旅游饭店标准间客房价格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价格水平总体上比2012年春节期间下降10%以上,原则上旅游饭店标准间客房最高限价为5000元/间/天(含各种手续费、服务费,不含价格调节基金)。

同比往年,此次限价令不可谓不“严”,但民众对此是否满意,节日“宰客”的现象能否由此得到抑制?

72.48%被调查者:

史上最严限价令“没用”

说起旅游挨宰,经常出游的陈凡向讲述了在浙江千岛湖“泡吧”的经历。

“白天游玩,那天晚上闲来无事,我们几个人就到周围的一个小酒吧去坐了坐。结果进去之后,服务员就一个劲儿地劝我们喝这喝那,还要我们点吃的东西。我当时想,这种小酒吧喝点酒吃点小零食能花得了多少钱,也就随服务员了,对方说什么我们基本上就点上什么,最后结账要三千多元。”

“今年我父母两个人跟团去九寨沟,其间有一天晚上被导游强制拉去看什么歌舞表演。本来早上大家已经向导游表示不想去看表演,但晚上仍旧被车直接拉到了剧场外,每人塞给一张票,要价500元。”陈凡说,“父母以及团友均表示不看退票,结果从剧场出来几个当地人将他们围住,最后是有人拨了110叫来警察才平息放走他们。”

在此次调查中,“购物”成为旅游中最容易挨宰的消费领域(52.08%),“饮食”排名第二(29.43%),“住宿”排名第三(16.50%),“打车”排名第四(1.99%)。

至于最常见的宰客方式,32.95%的人选择“虚报价格”,25.25%的人选择“卖假货、次品”,22.39%的人选择“强买强卖”,19.41%的人选择“乘人之危,故意抬高价格”。

而海南的春节旅游市场,可以说是中国假日旅游的一个缩影,更是旅游市场宰客的极端缩影。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曾表示,几乎每年的春节,三亚都会引发大大小小的舆论风波,表象是个别的宰客现象、服务质量差,但根本原因却是昂贵的三亚春节游与亟须突破、创新的旅游业管理机制所形成的矛盾。

据了解,为了每年春节的这一大考,海南省有关部门都可谓是“劳神劳力”。

2012年春节期间,三亚市物价局提前两个多月公布了全市3万多间星级酒店标准房的节日临时最高限价,目的是抑制非理性的价格暴涨。同时,三亚工商局和市物价局都对全市200多家海鲜排档逐一进行了检查,提出了明码标价和节日最高限价的要求。

三亚市物价局承担了春节期间的价格管理工作。该局2011年11月14日即向全市各旅游饭店下达了《关于对2012年春节期间旅游饭店客房价格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的通知》。

至于备受争议的海鲜价格,三亚同样出台了相应的管理办法。为此,三亚物价部门还首次提出了“平均差价率”概念,也相当于执行最高限价

超七成被调查者称海南最严限价令没用

虽然三亚有了一套春节期间的价格体系,但2012年的海南春节旅游市场仍然爆出了天价宰客事件。

也许正因如此,在调查中,72.48%的参与调查者认为海南省此次出台的限价令“没用”,“每年都出台限价令,到时候人一多就乱了”。另外有21.20%的人表示“无法预测,市场价格的波动是随着供求关系的变化而变化的,用限价令来规范,具体效果如何,还要靠实践来证明”,只有6.32%的人选择了“会对旅游市场价格起到遏制作用”。

50.8%被调查者:

遏制宰客须监管部门给力

“诸如海南等旅游胜地在春节等节假日都出台了包括限价令在内的等等措施,试图调控旅游市场价格,但‘天价宰客’仍屡屡发生。”陈凡对说,“我认为仍然是监管部门失职,长期以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此次调查中,陈凡的观点代表了43.93%的调查者,还分别有38.34%和12.08%的被调查者将“宰客”问题久治不愈归结为了“节日旅游市场完全是卖方说了算,消费者根本没有话语权”和“地方旅游经济畸形发展急功近利,诸如海南等旅游城市的接待人数远远超过其接待能力”。

那么,破解海南春节旅游的宰客问题难道进入了“死胡同”?

“我们不能否定有关部门出台此次限价令的善意,首先是为了消费者的当前利益,其次也是为海南旅游市场经营者的长远利益。”著名旅游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向表示,但这种限价手段于法无据,“限价令违背了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因为根据我国价格法,只有垄断性行业和公益性事业才能进行此类限价。”

刘思敏说,目前旅游属于基本权利而不是基本福利,“所以这种消费行为就要符合市场规律,价高者得。不然,现在出台此类限价令,结果是大家都不满意,每晚5000元的价格也是很多人无法承受的”。

的确,在此次调查中,有85.41%的人认为此次限价令“根本不够严,‘原则上5000元/间/天’,首先价格仍太高,其次‘原则上’如何界定”。

“限价每晚5000元的确规定得太笼统,应摒弃这种机械化、过于笼统的制度性规章。”北京交通大学旅游发展与规划研究中心主任王洐用则表示,有关部门可以对旅游市场进行调控,“但应该以制定一个系数的方式,只要在系数范围之内涨价就是合理的,以海南为例,春节旅游市场供需不平衡,其次各类经营者根据其自身硬件、软件的不同价格涨幅也不一样,所以可以综合制定一个系数来平衡供需以及价格”。

“需要明确的是,在备受抨击的‘天价宰客’的事件中,应关注的是‘宰客’而不是‘天价’。”刘思敏表示,“价格不是重点,核心在于‘宰客’是在一方不知情、不自愿的情况下被迫支付而进行的交易行为。‘打蛇打七寸’,有关部门在治理春节旅游市场的过程中应制定可操作性的制度,有关部门要创造出一个公平安全的交易环境,而不是去人为干涉市场经济。”

“目前海南省需要做的首先是如何让经营者做到明码实价,其次是杜绝强制交易的行为。”刘思敏向表示,明码标价可以通过派出大量的巡视员随时抽查进行监管,“强制交易行为只要举证之后就可以通过重罚来进行遏制”。

刘思敏认为,尽管目前诸如海南省物价局等监管部门已经做出了努力,但仍有很大发展空间,“比如说在结账处等公共区域设立图像采集点、建立完善台账制度方便进行后续核查。另外还可以设立这样一个机制,若有3个以上不相干的游客投诉同一家经营者,就可以实行举证倒置,由经营者来举证证明自己无过错”。

在调查中,在回答“目前要想遏制节日旅游中出现的‘宰客事件’,关键在于什么”的问题时,有50.8%的参与调查者也将希望给予了监管部门,认为应“明确监管部门,防止出现推诿现象,在宰客行为发生后监管部门同样应该被问责,或者建立一个联合执法部门”,另有28.68%和14.95%的人选择了“对有类似行为的商户实行‘零容忍’”、“地方政府应该树立正确的旅游经济发展观”,还有不到6%的被调查者提议“建立游客接待预警机制,通过景区限流、提高价位、延长开放时段实现对客流量的控制”。

此外,王洐用认为,有关部门不应只把目光停留在单一价格上,要想治理“宰客”,还应调控海南等旅游城市的服务体系,“其中包括整个城市的服务体系、旅游信息系统,甚至是市民的好客度等等,这种调控是以教育以及相关规章制度的出台为前提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